五大战区成立近一月 都有哪些新动作?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1-10 10:21:41

  2月25日《》头版刊文《当那一天来临》,讲述了第27集团军官兵从河北移防搬迁山西的情景,这也让27军成为全军首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

  目前,距2月1日习近平向五大战区授旗并发布训令已过去近一个月。18个集团军中,至少16个归属已定。原七大军区的善后工作也在有序进行。从对联合作战指挥架构的适应,到不同兵种的训练,再到专题教育活动,五大战区的日常正在浮现。

  16个集团军归属已定

  先看看18个集团军的归属,其中至少16个去向已定,如下图:

 
  原北京军区下辖第65集团军和原兰州军区下辖第47集团军的去向,目前还没有权威媒体公开报道,不过无界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月22日《》的一则报道中有这样的表述——首次担负跨区演习任务的第47集团军某旅结合正在开展的“牢记主席训词训令,建强西部战区陆军”专题学习教育,组织各级带兵人认真学习领会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

  军事专家、徐光裕少将告诉无界新闻记者,战区主要是一个作战指挥部门,只管本战区内部队的联合作战行动和组织指挥,军队的建设问题、装备采购与保障等问题由各军兵种和相关部门负责。

  “战区与原来军区的主要区别,第一,相对来说战区的功能单一化,只管作战;而军区则是多功能化,既管建设又管作战。战区作战指挥权范围更宽一些,战区范围内所有的陆海空军兵种部队,战区都能在联合作战的要求下直接指挥;原来的军区主要指挥陆军,涉及海空军的指挥运用,还要通过军种作战系统才能实施,不利于快速反应的联合作战要求。第二,整个军队的组织指挥系统关系比以前要扁平化、集权化。过去军委领导四总部,四总部领导七大军区和海空军,隔了一层,现在直截了当,由中央军委通过联合参谋部直接领导五大战区的作战系统 。”

  他总结说,这次军改最大的两个变化就是:

  中央军委权力的集中和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能力的增强。

  联训成为常态

  如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此前所言,战区作为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根据中央军委赋予的指挥权责,能够对所有担负战区作战任务的部队实施统一指挥和控制。

  让我们看看,各战区围绕“联合作战”,都做了哪些工作。

  东部战区把联合作战值班系统建设作为大事来抓,专门成立建设领导小组,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联合作战值班系统“应急版”建设,并开始试运行。

  该战区某局副局长汤浩曾向《》介绍,战区采取法规学习、课题演练、考核验收等方式,先期培训了近200名值班人员,确保每个值班要素、每名值班人员都能快速、准确、稳妥处置各类突发情况。而《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运行规范》,涵盖了编成职责、部署编配、系统构建、人员定岗等内容,细化了各个部门、各个要素的具体要求。

  南部战区某局局长郑国跃说,“过去训练,军种联起来就算成功,如今联训成了常态,要求我们必须发挥好训练设计和监管职能,切实提高联训效益!”

  战区成立以来,南部战区党委研究建立联合作战值班运行机制,把学政策法规、学主战装备、学信息系统作为学研用主要内容。他们还抽组120多名具有军以上单位作战值班经历的骨干进行应急培训,与战区各军种、各省军区和驻港部队、驻澳部队建立通信联络和战备情况通报机制,以一体化指挥平台为主体构建联合值班三级信息服务系统。

  北部战区从1月29日开始集中1个月,开展“联合作战值班人员培训”活动,安排战区领导和海、陆、空、火箭军有关人员,围绕“战区军种基本情况”、“联合作战值班基础知识”、“指挥信息系统运用”、“周边军情”4类10项内容进行授课辅导。还建立了“值班轮换、交接班、重大情况研判、应急处突演练”等5大类10多项制度机制。

  联合作战的统一

  除了联合作战值班系统的建立,还有一些“统一化”的工作也在进行,比如东部战区围绕作战数据融合,推进的信息系统建设。

  对于统一数据标准协议,东部战区某处处长刘晓健曾对《》说过,“过去信息化建设一定程度存在烟囱林立的现象,打个简单比方,有的部队用字母A代表茶杯,有的则用字母B代表茶杯,相互之间融合时就会发生谁也不认谁的问题……在战区‘起跑’阶段就加紧推进指挥信息系统建设,规划统一数据标准协议,确保尽快实现标准化数据共享。”

  除了五大战区的划分,“全域联动”也意味着各大战区间的相互协调与部队的灵活机动。“一旦出现情况,西部战区的某部队可能在军委的统一指挥下调去南部战区,南部战区的也可能根据需要调至西部战区。全域机动会出现,这样一来,全国部队的反应能力、应战能力就加强了。”徐光裕分析说,过去十几个集团军,驻地和任务相对固定,而“战区就不一定了,很灵活,但这需要有强大灵活的资源保障和交通条件来支撑。”

  联合指挥部驻地与陆军机关驻地

  12字方针“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早已传递出战建分开信号。

  徐光裕举例说,“东海舰队也好,南海舰队也好,要买什么舰艇,配多少舰艇、舰长在哪儿训练,以及部队的编成与士兵的演训等等是归军种管,战区司令只管在平时与战时按照联合参谋部的计划与指令实施指挥和运用。而这一切都由中央军委统管。”

  在管理体系上,改革后训练管理部直属中央军委,与管作战的联合参谋部平级,而在此之前, “总参谋部十分庞大,既有作战部,还要管训练部、动员部、军务部、外事局、管理保障部等许多与作战无直接关系的部门,冲淡了作战这个核心功能。现在则把除作战以外的其它涉及军队建设的部门从总参剥离出来,由军委直接管理,总参谋部变成联合参谋部,主要履行作战指挥功能。这不仅是战建分管,同时也简化了指挥与管理层次,提升了军委的实际功能。”战建分开带来的效果,徐光裕比喻说,“通俗点讲,就是汽车怎么造是工厂的事,我只管用。”而战区在“用”的过程中,有问题可以及时跟军种沟通反馈以便改进。

  目前五大战区的联合指挥部驻地都已确定。东部战区机关驻南京,南部战区机关驻广州,西部战区机关驻成都,北部战区机关驻沈阳,中部战区机关驻北京。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也介绍过目前战区军种机关调整组建任务已完成,根据媒体的报道,东部战区陆军机关驻地福州,南部战区陆军机关驻地南宁,西部战区陆军机关驻地兰州,北部战区陆军机关驻地济南,中部战区陆军机关驻地石家庄。

  可以看到五大战区联合指挥部驻地和各战区陆军机关驻地并不一致。

  接下来,看看各战区是如何训练的?

  据报道,2月18日,在南疆,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拉开了跨昼夜对抗空战训练的序幕。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