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3.5万卖六成肝脏后反遭打 中介被告上法庭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24 10:13:26

  租房养供体4名被告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受审其中一头目辩称“家里急需用钱”

  19岁的杨晓通过黑中介以3.5万元的价格卖出了自己60%的肝脏后,不但没拿到钱,反而因为要钱被打伤。

  今天上午,涉案的4名被告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在海淀法院接受审理。此案为本市首例。

  今日现场

  4被告人用网名出庭受审

  上午10点,刘宇、阿阳、黄波、文杰4人被带上法庭,虽然4人都另有真名,但起诉书还是将他们在买卖器官过程中使用的网名悉数列出。

  陈述中,几个人似乎习惯被称呼这几个看上去更像代号的名字,对于指控,他们表示认可。

  据了解,刘宇、阿阳等人联系病患、供养“活体”,在网上做起了“倒卖”器官的生意。

  “当初父亲病重,家里急需用钱。”被控是黑中介头目的刘宇在法庭上说。

  他表示,自己也曾因为走投无路而出卖器官。

  “手术前,我被告知60%的肝脏将被切除卖掉。可是后来,我在一次检查身体时才得知,自己肝脏被切除的面积达到了70%。”刘宇称。

  陈述这段经历时,刘宇显得很平静,似乎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他表示,自己的切除手术是在某家大医院进行的,当时并没有十分复杂的证明要求,而此后,在他摇身变成器官中介后,也摸熟了器官切除手术的门路,运作起来并没有遇到过什么阻碍。

  对于那些急需用钱但又有顾虑的供体,刘宇等人一般会鼓励说:“不要紧,切掉一块养几个月就好了。”

  截至发稿,庭审还在继续。

  案情简述

  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4月至5月间,刘宇等人在北京、河南招募非法出卖人体器官的供体,并于2009年5月13日在海淀区某医院居间介绍供体杨晓与患者谢先生进行肝脏移植手术,收取谢先生15万元。

  对话器官中介

  器官中介网上大做“小广告”

  昨天,记者用百度搜索“我要买肾”和“我要卖肾”,发现搜索结果均超过20多万条,其中大量信息都是买卖肝肾中介所散发的“小广告”,基本都发布在各大论坛和私人博客中,有的博客名字干脆就起名“我要买肾”。

  在这些小广告中,中介均宣称自己直接与医院和患者联系,并非二、三级中介,所以能让供体所得的补偿金最大化。

  记者以帮朋友咨询卖肾为由,联系了其中3家中介,这3家给出的报价均在4万到5万元之间。以下是记者与其中一名中介女子的对话。

  法制晚报(简称“FW”):我的一位朋友急需钱给父亲做手术,想卖肾,你们能给多少钱?

  中介:4万。要求他年龄28岁以下,身高1米7以上,体重125斤以上。

  FW:捐肾前还需要做什么检查吗?

  中介:当然。让你朋友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血常规、肝功能、乙肝和B超,然后把检查报告传真给我们。医生检查认为合格的话,我们就会跟你朋友联系。

  FW:听说直系亲属之间才能捐肾,我朋友与患者毫无关系,医院能给做手术吗?

  中介:我们跟医院的关系非常好,有长期的合作,你放心吧。

  FW:我朋友如果捐肾的话,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中介:做手术的当天给钱,相关一切开销我们负责,比如路费、吃住、手术费。我们长期做这个,你不用担心拿不着钱。

  FW:4万元有点儿太少了,还能商量吗?

  中介:觉得少的话你可以问问别人去。我们是直接跟医院联系,不是二、三级中介,所以给你的这个数已经是最高的了。

  检察院揭黑

  “供体”与患者比例1:100

  在案件开庭前夕,海淀检察院撰文《器官买卖“黑市”调查》,披露了目前我国器官黑市买卖现状。

  据了解,我国目前器官移植中“供体”与“患者”的比例是1:100,在仅有1%的患者能得到供体。在保住生命的大背景下,一些黑中介应势而生,架起了患者与“活供体”之间的桥梁。巨大的市场需求催生出了活体器官买卖的黑市。

  因为利益的挂钩和资源的共享,全国各地的中介已经连成了一体。

  比如说,天津某医院有患者需要一个肾,而这个肾源配型很特别,天津没有,但广东有,中介之间就会相互联系,敲定后,供体会从广东被带到天津。一般来说,供体可以共享,但患者资源不共享,因为患者是出钱方。

  4.5万元切除60%肝脏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