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伊朗允许活人肾脏交易 黑市交易日益活跃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13 14:48:34

中国网11月19日讯 据巴西《圣保罗页报》网站11月17日报道,45岁的伊朗官员阿里·诺鲁兹(假名)的哥哥需要进行肾脏移植。在其他任何国家,诺鲁兹只能寄希望于有死者生前答应捐赠可兼容的肾脏。然而,在伊朗,他可以合法地买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肾脏用于移植。

伊朗允许肾脏交易,伊斯兰共和国开展和管理这项工作已经20余年了。通过关爱肾病患者慈善协会,由政府出面促成捐助者和购买者之间的会面,双方确定交易价格并签订协议。出售身体器官的人会收到平均9000万里亚尔(约合3000美元)的报酬,其中由政府支付300美元作为帮助减少等候换肾队列的答谢金。

除诺鲁兹之外,还有几名伊朗人也接受了《圣保罗页报》的采访。诺鲁兹已经正式将他需要换肾的哥哥的名字注册在了官方购买登记表上。但是慈善协会并没有将此事视为紧急事件,而是将诺鲁兹哥哥的病例放到了等候名单中,名单上的患者最长可能要等待八个月才能找到匹配的肾脏进行移植手术。诺鲁兹担心哥哥在等待换肾期间病情恶化,于是他决定向黑市求助。他解释说:“官方协会做了伟大的工作,但是对我们来说,等待让人感到绝望。”

在伊朗,求助非法肾脏交易市场的人比比皆是。德黑兰街头充斥着此类广告,张贴在树木上的宣传纸,或者是墙壁上涂画的宣传画,大多数宣传资料都标注了捐赠者的名字、血型及联系号码。“哈希米,AB型血,急,09358042010”德黑兰市中心的一面墙上涂写着这么一句话,旁边就是管理合法肾脏交易的慈善协会的总部。一部分人等待捐赠,但大多数都在进行肾脏买卖。

广告商采取各种招数试图区别于竞争对手。有些人用颜色鲜艳的彩笔写他们的数据,并强调一些信息,如“年轻和健壮”或是“已婚”。其他人甚至将宣传单贴到居民的房门上。在医院和办公室的走廊上经常会有肾脏交易的商贩。在互联网上也有专门进行器官交易的博客和网站。非正式的肾脏交易途径省却了繁文缛节,并能迅速交易成功。但快捷是要付出代价的:黑市上的肾脏售价可能是官方售价的7倍以上。

“谁能接受割让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28岁的商店店主马斯·埃布拉希米反问到。

他和大部分人都认为官方合法途径提供的钱是不值得作出这么大的牺牲的。他说:“我有很多的债务,我的肾脏的价格是23000美元。我试过很多途径筹钱,卖肾是我最后的选择。”26岁的工程师博亚·贝赫什提的要价是埃布拉希米的一半。贝赫什提表示自己迫切需要结婚资金。他说:“根据我的计算,支付完婚礼花销后,甚至可能会留下一部分钱用于投资小型企业。”而40岁以上并且血型普通的捐助者的肾脏价格通常比较低。但是55岁的科达莫拉瓦特·诺萨拉蒂声称自己的肾脏至少要价16000美元。

黑市的高额要价增加了诺鲁兹的焦虑,他说:“要么支付高额购买费,要么继续寻找和等待,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捐赠肾脏,祈祷我的哥哥能坚持到轮到接受肾脏移植的那一天。”

伊朗核计划制裁造成的经济危机,导致大量肾脏的捐赠。在2005年,伊朗年平均捐赠及合法销售1400个肾脏。现在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捐赠数目达到了2200左右。

慈善协会领导人穆斯塔法·加什米希望最大限度地减少非法贸易,他表示黑市的规模是很难评估的,目前,政府正在打击未经授权、私自进行移植的诊所。据他所说,政府一直试图说服死者家属捐献器官,以遏制非法营销的势头,打击日益活跃的黑市,保证肾脏合法交易。

加什米表示,肾脏交易合法化是为了减少患者的等待,这引起了西方的注意。10月份,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的研究表明,共计发放1万美元的答谢金给捐助者,减少了等待移植的患者和透析的费用。在2012年,美国至少有4500人在等待换肾期间死亡。但是加拿大全国肾脏基金会的成员斯蒂芬·帕斯坦否决了这项研究。他认为,支持肾脏交易可能会影响当前基于利他主义的世界体系。

而在巴西,贸易器官是法律所禁止的。即使器官捐赠者有意出售自身器官。1997年2月颁布的第9章第434条法律只允许“免费支配”组织、器官和其他身体部位。也就是说,巴西法律允许经过本人和家属同意,捐献死者的人体器官和组织,但严禁买卖。从事活人或者死人的器官交易的人最多将面临8年有期徒刑的处罚。

法律对于捐赠肾脏也没有具体的规定。切除器官不能影响到捐赠者的身体健康,这也意味着存在“基础技能和身体健康的风险”,或是造成“不可接受的畸变或身体损伤”。但是,也应当满足“公认的必需的肾脏移植治疗”的需要。巴西卫生部表示,鼓励捐赠者慷慨捐赠的行为。

此外,由于不属于“组织”,因而血液、精子与卵子不受这项法律的制约。(实习编译:朱雯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