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单身报告:未来单身率将稳定在30%左右?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26 12:58:46

2007年5月,《法制晚报》的记者从北京的法院及民政局管理处的2006年离婚的数据中分析出一个结果:“三年之痒”已经取代了“七年之痒”。根据法院判决的离婚案例,他们发现2005年北京理由排行第一的是“外遇”,而2006年北京离婚理由最多的,变成了“家庭生活琐事”。

《单身公害》的流行歌把“单身公害”唱成网上流行语,已婚人士完全可以通过“批判”单身者找点乐子,但在单身潮中,他们并不仅仅是旁观者。当爱情与婚姻被视为二律背反时,当镇海民政局发现“网络”和“经济”成为婚姻的两大“杀手”时,更多已经结婚的人存在“单身心态”——周末婚姻、法式婚姻(分房而睡)、伪单身、亚婚姻、试离婚……他们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婚姻的拥有者,也是精神上的单身者。不妨认为,他们也是爱情的投机主义者。

价值观已经改变,正如《现代都市的单身群落》一书的发问:“一种与传统的游戏规则相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犹如生命力极强的热带藤状植物,枝叶茂密地在我们的周围无限制地蔓延开来——挣脱了婚姻纽带之后,男人和女人将怎样生活?”

“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恩格斯的名言经常被简化为“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更多40岁以上的中产阶级结婚的时候,没有这个好分好合的自由时代,在对闪婚闪离的“80后”身上进行着想象和教育时,他们亦无法保证自己的心灵不会出轨。也许,这也是一种心态:F40暗中羡慕F4。

一次角色扮演和一个国家的未来

中国的年轻人从32岁起就开始规划养老问题——这是根据2007年《全球退休生活角度调研》得出的数字。对单男单女来说,养老更不是每个月到银行存入625元那么简单。为着那无可寄予的未来,他们的生活教科书不得不增加股票、基金和房地产课程,不得不为自己准备一份专属保险规划:购买终身寿险还是定期寿险?要不要搭些医疗险、意外险和癌症险呢?

这种单身身份带来的压力和焦虑,并不是专属个人的问题。《中国青年报》就这样描述着一个中国27岁普通青年的单身生活:“他并没有意识到,他正置身于新一波都市青年单身潮中,这股潮流正引起中国社会的某种不安。”

布兰妮失去了婚姻并精神忧郁,剔光了头发,肥胖然后 减肥;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不得不让穿女仆制服的女孩在血站吸引年轻人前来捐血——单身问题无疑为全世界的社会学家增加了工作负担:25年来,美国结婚率下降近30%,直到“9·11”后才迎来结婚和生育高峰;日本战后婴儿潮的第一代人口进入退休期,由“成田离婚”到“婚前离婚”(蜜月结束离婚),单身无疑为老龄化社会雪上加霜。

中国的单身观念同样来自全球化单身工厂,但中国人显然未如美国般走向皈依,也未如日本般已深受老龄化社会之害。1995年,在上海大公司工作的单身女性单独拿到房屋补贴,写入了单身族的大事记——这让一直担心不结婚分不到房子的中国人,开始了情感的自我选择。到了2007年,北京、上海的单身男女早已冲破百万,中年人不再害怕离婚,占据2亿人口的“80后”突现离婚潮……在《新周刊》和搜智调查机构访问的1024名单身中国人中,244个中国人将单身的选择等同于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对一个人来说,单身只是一次角色扮演,带来的是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经济清单;但对一个国家来说,在普遍的“421”家庭模式下发生的单身潮,足以影响一个国家的未来走向:

中国的青年人口在1978年曾达到顶峰,但这一代人需要供养的子女和老人较少,直接成为一个国家生产和消费的动力,带来过巨大的“人口红利”。但到2007年,按照世界银行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人类发展局局长伊曼纽尔·吉米内兹的说法,这种“人口红利”将于2010年左右在中国消失——突然之间,在那幕只充满背叛与自由的婚姻时代剧中,拥挤的城市、消费的压力、社会的保障、过度开发的环境、老化的人口,就这样伴随你的一个决定,改变着一个国家的发展剧情。

TIPS单身联合调查分析报告

文/杨鸿泽 刘瀚之(搜智调查机构)

《新周刊》杂志联合搜智调查机构、进行“中国单身报告”调查,旨在全面了解中国单身的状态、观念和存在的压力等问题。调查选取京、沪、穗、深、蓉等十六具有代表性的城镇,对其20岁以上市民进行电话抽样调查,共收集有效样本1024个。联合课题组研究表明:单身人群是一个自我意识极强,崇尚消费、享受生活的群体;在传统观念面前,他们从自己的生活体验出发作出单身与否的选择;单身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过多的压力,与之相反,他们对自己目前的单身生活感觉良好,却依然渴望能走进婚姻生活,婚后生儿育女。

外来人口单身居多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