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情人(6月11日播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09 15:17:38

《透视婚外情》——迷失的情人(6月11日播出)
央视国际   2007年06月11日 17:36 来源:CCTV.com


  播出时间:2007年6月11日

  主讲人:李永建

  一起精心策划的绑架,危机四伏。

  (绑匪让他立即汇四万元钱,到指定的账户上,否则就要撕票。)

  几回针锋相对的较量,疑点重重。

  (绑架者为什么对许莲的个人情况这么熟悉。)

  是贪图钱财还是因爱生恨,绑架案的背后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迷失的情人》,法律讲堂即将播出。

  大家好!欢迎来到《法律讲堂》,绑架是严重的刑事犯罪,有着很强的社会危害性,而且也是我们国家刑法打击的重点之一,我们今天就给大家讲一起绑架案,这个案件发生在2006年7月1日,在这一天下午的五点多钟,公安局接到一个中年男子的报警,在报警电话中,这个中年男子急切地说,他的女朋友许莲被绑匪绑架了, 绑匪让他立即汇四万元钱到指定的账户上,否则就要撕票,他的女朋友现在是命悬一线。

  小片一:接到报案,公安人员立即出警,通过询问得知,报案人名叫马岳,是镇里的一个个体老板。马岳对办案民警说,他是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接到了一条陌生人的短信。信上说,“你的女友许莲在我们手上,要想她活命,马上准备好四万元钱。”

  那么看到这条短信,马岳一开始认为是哪个朋友在跟他开玩笑,搞恶作剧,就把电话打过去,想责骂对方几句,说哪有开这种玩笑的,但是打电话,对方不接,

  (您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对方又发回一条短信,说你别再打电话,说你赶快去汇钱,又过了几分钟,这群绑匪就打回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人,恶狠狠地对马岳说,说你女朋友在我们手里,要想让她活命,赶快就汇钱,否则你等着收尸吧,那么到这个时候,马岳仍然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这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所以他就不停地拨打许莲的电话,想通过许莲的电话来应证一下,但是怎么打也打不通,后来终于打通了,许莲在那边是边哭边说,说自己上午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被几个人绑架了,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具体位置,打电话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人不停地打她,许莲就哀求马岳赶紧拿钱来救她,那么到这个时候,马岳才相信,相信这是真的,有点儿惊慌失措,一时不知如何办才好?你说这四万块钱汇还是不汇呢?你说汇吧,它也不是个小数目,四万块钱,你说不汇吧,又怕这些人真的像他们所说的,要了许莲的命。这个马岳毕竟是个做生意的,走南闯北见过些世面,等他稍稍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就想绑匪往往都是心狠手辣,不讲信用的。这些人也不一定活着放许莲回来,他们拿到钱之后,也可能怕事情败露,杀人灭口,所以马岳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报警。

  小片二:警方对案件十分重视,立即成立了专案组进行全面侦察。办案民警首先对绑匪使用的电话进行了调查,可调查发现,绑匪使用过的手机号码并且没有登记注册,案发后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警方无法通过手机号码锁定犯罪嫌疑人,于是办案民警又着力围绕着许莲的家庭情况寻求突破。

  那么经过调查得知,这个许莲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人还比较老实,家境也很一般,外界也没有什么仇人,而许莲呢?没有什么固定职业,她也没有什么收入,所以说平常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种种迹象反应,这些人就想绑架许莲来敲诈马岳一笔钱财。

  小片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分分秒秒都关系到许莲的生死。案发地企业林立,交通便利,打工人员众多,往来的车辆人员也非常密集,这些都给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了难度。报案人马岳是许莲的男友,近年来一个人经营一些小生意,手里也有了一定积蓄,绑匪之所以绑架收入不高的许莲,显然是想敲诈她的男友马岳的钱财。这样看来,作案人对许莲的个人情况是非常熟悉的,警方分析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然而据马岳说,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操东北口音,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绑匪除了给马岳打过电话外,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目前警方还无法确定绑匪劫持许莲的地点何在,人质是否安全。就在警方决定进一步扩大排查范围的时候,许莲的男友马岳再次给警方报案,说许莲已经被绑匪放了出来。

  这个新的情况是让大家既惊喜,又感到困惑,原来许莲刚刚给马岳打了一个电话,告诉马岳自己已经被绑匪放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马岳简直不敢相信,哪有这么容易,一分钱没汇,人就给放回来了。而且许莲让他开车去接她,马岳想,这是不是绑匪又设了一个什么圈套呢?警方对于这种结果也感到很意外。不明白绑匪为什么这么简单、这么快地就放了许莲。

  虽然警方不明白绑匪的意图,考虑到可能也是因为这些绑匪害怕了,自动中止犯罪,但是在不明歹徒意图的情况下,警方还是决定跟马岳一起去接许莲。由于这个许莲在电话中也说不清自己处的位置,那么她打来这个电话,就成为查找许莲的惟一线索。警方根据技术侦查,很快就查到这个电话是从邻县的一个小镇上打来的,所以警方带着马岳,马不停蹄地赶往这个小镇。在当晚11点多钟,终于在这个小镇,一个卫生院附近的一个公共电话亭旁,找到了许莲。

  当时许莲是披头散发,满脸的泪水,浑身还是泥,看到马岳以后放声痛哭,抱着马岳就不撒手,等许莲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的时候,警方就让许莲协助警方查找她被绑架之后(被)藏匿的那个地点。但是警方带着许莲在当晚走遍了方圆十几里的村庄和工厂,就是没有找到那个地方。不管怎么说,人质回来了,这让警方,让办案人员稍稍松了一口气,想到这个许莲可能受到严重惊吓,可能一时想不起那个藏匿地点了,就把她带回了警局,让她慢慢想。那么接下来许莲的描述,让办案人员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隔断一:

  被绑架的那十几个小时里,许莲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不幸?

  (同期:这伙人当天不但抢了她的手机 钱物,而且还给她灌了迷魂药,把她给轮奸了。)

  警方不懈追踪,却又为何遭遇被害人的对峙?

  (同期:为什么许莲提供的这些线索都不能落实呢?警方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伙绑匪到底是谁?他们为何能遥控许莲与警方对峙呢?

  《迷失的情人》,法律讲堂正在播出。

  小片四:回到公安局,许莲缓缓地从痛苦和恐慌中回过神来,面对公安民警的询问,她哭着向办安人员和男友讲述了自己的遭遇。7月1日上午十点左右,许莲在车站等车,一辆快速驶来的面包车突然在她面前停下,从车上跳下来几名男青年,趁其不备,一把将许莲推上了汽车。高度紧张的许莲记得汽车跑了很久才停下,她被摘去面罩之后,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十分陌生。

  这伙人把她推下的车,推进了一个房间,她就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五男一女,为首的一个人操着东北口音,其他人是本地口音。这伙人不但抢她身上的手机和钱物,还让她给马岳打了一个勒索电话,要四万元钱才能放人。

  许莲接下来的描述更让警方感到震惊,许莲说这伙人当天不但抢了她的手机、钱物,而且还给她灌了迷昏药,把她给轮奸了,在这个过程中,还给她拍了照、录了像。逼迫她说出父母的地址和电话,威胁说如果我们见不到钱,我们就把这些照片、录像寄到你家中,看你以后怎么做人?在完成这些之后,他们又用这辆车把许莲带到附近的一个水田处,扔了下去,让她回去筹钱,这伙人是扬长而去。

  听了受害人的描述,警方感到案情重大,在自己辖区内发生这起案件,既有绑架勒索,又有轮奸,而且犯罪人数众多,是一起大案。大家认为,既然许莲是在那个电话亭被找到的,那么她(被)藏匿的地点肯定离那个电话亭不远,所以决定,围绕着这个电话亭作为中心,四周进行辐射性侦查。

  小片五:然而随着调查走访的深入,警方却陷入了窘境,办案民警围绕着电话亭,在方圆几公里内一一寻找,却始终找不到案发当天许莲被藏匿的地点,也没有发现许莲所描述的那辆可疑面包车。三天时间过去了,警方在所查区域内没能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就在警方忙于寻找线索的时候,这群绑匪也没有闲着,在7月5日这天,马岳再次向警方报了案,反映了新的案情,这个案情的出现,使得本案更加复杂。

  原来在绑架后的第三天,也就是7月3日,马岳在中午把许莲接了出来,想请她吃顿饭,安慰安慰她,压压惊。但是他发现许莲是心神不定,而且背着他给别人打电话,在他再三追问下,许莲终于对他说出了一个新的情况,那就是在7月2日这一天,这群绑匪又给许莲打电话,逼迫她赶紧汇钱,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别客气,我们就把照片寄到你家里。许莲好生害怕,说没有别的办法,手里又没有钱,就偷了她妈妈放在家里的五千块钱,通过银行汇给了绑匪。她说这个情况的时候,再三叮嘱马岳,说不要报案,怕遭到这伙人更大的报复。但是马岳想,说还是要积极配合警方,这样才能更早更快地抓住这群绑匪,这样才能消除后患,所以他思量再三,犹豫了一天,最后还是向警方报了案。

  小片六:这一新的情况让办案民警为之一振,既然许莲已经将五千元钱汇给了绑匪,那么绑匪肯定要去银行取钱,取钱就要在银行留下录像资料,警方就可以依据录像资料锁定犯罪嫌疑人。民警立即找来了许莲,让她提供曾经给绑匪汇款的银行和账号,以配合警方抓住绑匪,但自从许莲被那伙绑匪强行给吃了迷魂药以后,就表现得记忆力时好时坏,此时许莲已记不清自己是在哪一家银行给绑匪汇的款了,至于账号,许莲更是想不起来了。

  许莲后来说,她只记得这笔款汇给一个叫刘春的人,那么至于是哪家银行,是什么账户,自己真的记不清了。警方在银行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就想是不是在刘春的身上能够有新的发现,根据许莲提供的情况,警方在全市一共找出17个叫刘春的人,经过一一排查、一一落实,发现这些人均没有作案条件。那么案件到了这里,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这是怎么回事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为什么许莲提供的这些线索都不能落实呢?警方感觉有点不对劲,那么回想起办案的种种细节,觉得越来越蹊跷,难道是许莲没有对警方说真话,她为什么要这么样做呢?

  小片七:民警仔细回顾了从案发至今各个环节中的细微之处,为什么许莲被藏匿的地点一直没能找到,为什么许莲偷偷地将五千元钱汇给了绑匪,然而又忘记了汇款的银行和账号呢,难道是许莲担心绑匪会将那些见不得人的录像带公之于众吗?整个案件越发现得蹊跷,仿佛有人一直在迷惑警方的视线,于是办案民警立即调整侦破的思路和方向,当天他们就赶往许莲的父母家中进行调查。

  据许莲讲,她在7月2日那天,从家里偷了五千元钱,通过银行汇给了绑匪,但是经过调查她的父母,她父母说,家里从来没有丢过一分钱,而且家里总共也没有五千元钱,那么很显然,许莲在这件事情上对警方说了谎,在调取了她以及她父亲的两部手机后,这里面疑点就更多了。因为许莲讲,她在7月1日被抢走手机后,就开始用她父亲的手机,但是通过查证她父亲的通话记录,就发现这个手机一直在她父亲手里,那么许莲在这件事上再次对警方撒了谎。那么搜查许莲的住所就让警方更加感到震惊,警方在许莲的床下搜出一部红色手机,这部手机恰恰是许莲说的,被绑匪抢走的那部手机。

  隔断二:

  绑架背后,警方发现细微之处。

  (同期:回想办案的种种细节,觉得越来越蹊跷。)

  因爱生恨,无奈情人作茧自缚。

  (同期:到这个时候,她就有些害怕和后悔了。)

  妙龄少女为何会卷入这起绑架案,到底是谁在向她的情人勒索钱财?

  《迷失的情人》,法律讲堂继续播出。

  7月8日,警方正式传讯了许莲,经过一整天的较量,在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面前,许莲终于交代,这是她亲手策划了一起假的绑架案,那么大家要问了,许莲为什么要自编自导这起绑架案呢?她又为什么去敲诈自己的情人马岳呢?这个事情还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

  小片八:两年前,19岁的许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个体老板马岳,并向他表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面对这个中年男人的成熟和温柔,许莲爱得是无怨无悔。此时许莲认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寻觅多年的白马王子,经过一段时间的频繁交往,两人感情越来越深,终于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两人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一同跨越了那道早已脆弱的防线。

  许莲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学历不高的她当过饭店服务员,发廊洗头妹,尽管工作辛苦,收入不高,但每当她想起和马岳未来的美好生活,所有的烦恼都被幸福的感觉冲得干干净净。自从许莲经历过那个终身难忘的夜晚之后,她每天都憧憬着自己能和男友相守终生。因而她期盼已久的一场浪漫婚礼,必然会提到两人的日程上来。然而她发现男友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两个人为此事发生了争吵,情急之下男友的一句话,让许莲惊恐万分。

  马岳告诉许莲,自己家里有妻子,有孩子,不可能再娶你,你该找对象就找对象,我不能养活你一辈子。许莲万万没有想到,和自己相爱的男友竟然早已归属他人,显然这就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感情游戏,在经历了一阵伤心和痛楚之后,许莲的心里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以情人的身份和这个男人继续交往。

  虽然两个人感情很好,但这毕竟是一段见不得阳光的感情,加上两个人的年龄悬殊,马岳的生意还很忙,又要顾忌到家庭,后院还不能起火。所以交往时间长了以后,两个人难免会有矛盾,这就注定了是一场没有感情的游戏,那么既然是游戏,就早晚有厌烦的那一天,而最先感到厌烦的就是马岳。

  敏感的许莲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那么一时间她给马岳发短信,马岳也不回,给马岳打电话,马岳也总是爱理不理,虽然许莲不明白马岳为什么对自己冷淡,但是眼看这段感情走上末路,想想自己两年来对马岳所付出的感情、金钱、青春,越想越不甘心,所以她就和自己以前同在发廊打工的,一个叫何丽红的女朋友,以及她的男友密谋,准备自编自导一起绑架案,来敲诈马岳一笔钱,这样一是可以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二是还可以找一个心理平衡,那么最关键的是,她想通过这件事,试探一下马岳到底还爱不爱自己?但是最终的这场苦肉计还是让她演砸了,以失败而告终。早在一个月前,许莲就和何丽红和她的男友进行密谋,在7月1日这一天,首先他们以绑匪的名义给马岳发了一个短信,后来又让何丽红的男友模仿东北口音,给马岳打了一个勒索电话,在完成这些事之后,给了何丽红的男朋友200块钱酬劳,许莲自己坐上去邻县的公交车,在邻县的一小镇上下了车,在那个小镇上她伪造了自己被绑架、被摧残的假相,她本希望马岳能够拿着钱去救她,但是她没有想到,马岳却报了案。

  小片九:许莲不曾想到,自己亲手策划,并自编自演的绑架案一经开始便无法收场。因为被蒙在鼓里的情人,对她所做的一切并没有心领神会,而是及时地向警方报了案,由此,这起目的在于考验情人的绑架案,已被许莲弄假成真。

  现在许莲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她的行为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马岳采取威胁和要挟的方式,勒索财物,构成敲诈勒索。那么根据我国刑法274条规定。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本案中,许莲敲诈马岳四万元钱,已经属于数额巨大,可以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那么在本案中,由于马岳的及时报案,才使许莲的阴谋没有得逞。刑法23条第一款规定,就是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得逞,是犯罪未遂。许莲的行为就属于敲诈勒索未遂。那么在23条第二款规定,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现在许莲正等着法院最终裁判。

  一起蹊跷的绑架案引发出一个荒唐的故事,不该发生的婚外情就是这起事件的导火索,如果当时马岳能够自重一点,能够更多地考虑家庭和妻子一点,也许她就不会成为今天被敲诈的主人翁。如果许莲能够更多地约束和控制一下自己的感情,也许就不会有今天锒铛入狱的结果。一切的一切都是婚外情惹的祸,许莲触犯刑律将会受到法律的惩罚,而马岳呢,也将会受到道德和良知的谴责。

  谢谢大家。

责编:西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