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大学情杀案"主角获127万赔偿:想尽快成家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12 09:34:29

(原标题:拿国家赔偿后尽快成家)

12月1日曾爱云在湘潭市中院参加申请国家赔偿的听证会本版供图/钟致远律师12年前,曾爱云在法院受审湘潭市中院出具的《国家赔偿决定书》

法制晚报讯昨天,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因“湘潭大学情杀案”在看守所里关了12年的曾爱云给予国家赔偿127万元。

12年,是曾爱云从26岁的青年步入38岁接近不惑之年的时间,也是他从踌躇满志的研究生到看守所死囚的时间。当年照片上梳着中分、神采奕奕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神情恍惚、身材发福的中年单身汉。

今年7月21日,曾爱云被无罪释放,这是他漫长牢狱生涯的结束,也是他艰难重新融入社会的开始。因为被释放的理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曾爱云时常感到很大的压力,觉得“没有真正还自己清白”,也被人嘲讽是“因为有关系才被放出来”。

曾经是四个院系学生会主席的曾爱云,被无罪释放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抗拒和别人接触,他不服当年不如自己的同学现在都比自己强。他拒绝了企业的工作邀请,怕自己长期与社会脱节,无法适应工作反而欠下人情。

“国家赔偿下来后,我想尽快成个家。”曾爱云对《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说,他感觉人生就像回到了起点,现在做什么事儿都缺少信心。他想一切都快点过去,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案发经过因感情问题谈判情敌三小时后身亡

曾爱云再次回到母校湘潭大学已经是12年后。刚出狱一个星期的他,回去办身份证的事。“那本应是我最值得怀念的一个地方,但现在它也是我最伤心的地方。”曾爱云说。几个月前他拒绝了可以回湘潭大学继续读研究生的邀请。他感到很无奈,毕竟自己已经38岁了,生活的压力让他无法再回到象牙塔安心读书。

2003年9月,曾爱云考上了湘潭大学的研究生,他想不到自己的读研生活只过了57天便戛然而止。开学一个月,他在一次选导师会上遇到了同班同学李霞,两人很快互生情愫。此时,李霞正与相恋多年的周玉衡闹分手。

2003年10月27日,周玉衡打电话给李霞,告诉她曾爱云的生活作风有问题。曾爱云给周玉衡打电话解释,周玉衡说自己因为李霞离开精神趋于崩溃,不能没有李霞。曾爱云表示,自己愿意将李霞还给周玉衡。

后来法院判决书显示,当晚8点左右,三人约在图书馆见面谈判。见面时,周玉衡是被同班同学陈华章搀扶着下来的。此前,陈华章早已将事先备好的安定药片捣碎溶解,投放在周玉衡的茶杯中。

曾爱云还以为周玉衡的异常是“精神崩溃”的表现,他把李霞的手放到了周玉衡的手上,示意他们和好,自己随即转身离去。没想到,李霞最后还是跟了上来,周玉衡也在陈华章的搀扶下回到宿舍。当晚11点40分许,周玉衡的尸体在工科楼下被发现。

判决变化几次被判死刑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从晚上8点多见面到周玉衡身亡,这三个多小时发生了什么,是一个12年都没有答案的问题。案发后,陈华章称目睹曾爱云杀人。但警方同时调查得出,因周玉衡受到导师器重,陈华章对周玉衡心怀嫉妒,也存在杀人动机。警方认定曾爱云、陈华章有杀害周玉衡的重大嫌疑。

在案发的前一天,曾爱云还在忙着勤工俭学。家庭条件并不宽裕的他在日常的学习之外,还要去工地打工、去湘潭市高级技术学校当兼职老师以维持日常开支。那时,曾爱云的学习成绩很好、个人能力很强,是湘潭大学四个院系的学生会主席,他对未来野心勃勃。但他的一切希望都在2003年10月27日之后烟消云散。

2004年9月,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曾爱云死刑、陈华章无期徒刑,紧跟着而来的是漫长的牢狱生涯。刚进看守所时,曾爱云并不习惯和里面的人打交道。当时他也在给相关部门写信,“我在这里呆多久、哪怕死在里面都没关系。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一个清白。”但是,他没有收到答复。

12年间,“希望”这个词一直在曾爱云身边时隐时现,他的心情随着每一次判决结果而起伏波动。2005年12月、2010年6月,湘潭市中院分别再次判处曾爱云死刑、陈华章无期徒刑。

几次维持原判的结果出来后,曾爱云曾几度在看守所里尝试自杀,但是都没有成功。随着精神打击而来的,是身体防线的全面崩溃。曾爱云回忆说,看守所的温度只要稍微冷一点,自己浑身就开始哆嗦。那几年,他吃遍了看守所里包括感康、白加黑等所有感冒药,一个星期打三次点滴,就是不见好。“我第一次感觉要死在那里了。”曾爱云说。

后来,他在看守所的电视里了解到赵作海、张氏叔侄等蒙冤案件相继被平反,曾爱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他在监狱里开始坚持锻炼,身体开始慢慢恢复。终于,他等到了这一天。在看守所的第4382天——2015年7月21日,曾爱云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罪释放。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