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蔡英文上任才两年,台最新民调:支持“台独”民众比例大滑坡

[环球网综合报道]一个让岛内“独派”心碎的数据来了。

台亲绿民调机构“台湾民意基金会”19日发布最新民调,对于岛内民众的“统独”观念,相对于2016年蔡英文上任后民调显示有超过半数民众支持“台湾独立”,现在该数据已经下滑到38.3%。该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对于这样的结果称,两年就下滑了12.9个百分点,“这是一个巨大且离奇的转变”。

自蔡英文上台后,大搞“去中国化”,两岸关系急转直下,民众对蔡英文的执政业绩也从期望转向失望。蔡英文不仅自己的民调数据遭遇滑铁卢。此前,台湾“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旗下“远见民调”还发布调查显示,虽然眼下绿营执政,但岛内民众赞成“独立”者却创下10年新低,为23.4%,且在受访的20—29岁年轻人当中超过半数想到大陆来发展。

岛内作家王丰此前发文痛批,民进党搞固步自封,不少投机政客的“台独”心态把台湾2300万人当成“笼中鸟”,这种“鸟笼政治”不仅玩死执政民调,连台湾的大好前程也准备一同葬送。

责任编辑:初晓慧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长沙师范学院退休女教师李先质80岁第4次申请入党,入党后交1万元特殊党费“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

在长沙市开福区荷花池巷,有位81岁的中共预备党员,她就是长沙师范学院退休女教师李先质。

“入党不分先后,我还健康地活着,我还来得及,党员是不退休的。”这是李先质在思想汇报《八十岁申请入党》中的文字。2016年5月16日,李先质向所在的长沙师范学院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今年“七一”前夕,李先质的入党申请获支部大会批准同意,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年满80岁的李先质为何要入党?10月14日,记者专程来到李先质家,走近这位81岁的新党员。

李先质老人介绍她将捐给老家的书籍。屈晓军摄

老家是“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李先质出生于1936年,虽年过八旬,依旧精神矍铄。她告诉记者,正忙着整理一些书籍以及自己保存的一些图片、字画资料,准备捐给老家的“詹园书屋”。

“詹园书屋”,是李先质小时候成长的地方,位于长沙市望城区丁字镇大屋湾村,2016年被望城区授予“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从这个“詹园书屋”走出了两名党的优秀儿女。一个是李先质的伯父李楚藩。李楚藩毕业于北京朝阳大学,1924年跟随李大钊走上革命道路,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被党组织派回家乡湖南,潜入国民党省党部做地下工作。后因叛徒告密被捕入狱,1928年8月被国民党枪杀于长沙小吴门。另一个是李先质的父亲李楚英。李楚英毕业于长沙县立师范(今长沙师范学院前身),与许光达、廖沫沙是同班同学。194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利用当小学教师的身份,开展地下工作,走访老党员和进步人士,组织农协会,为迎接解放作宣传。

李先质清楚地记得1950年当地政府敲锣打鼓送来伯父的烈士光荣匾的情形。当时,父亲李楚英把匾挂在堂屋正面墙上,热泪盈眶地告诉大家,是无数像伯父这样的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的翻身和解放,要求全家人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

“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父亲这句刻骨铭心的话,从此牢牢印在了李先质的心里。

李先质老人(右一)向学校老师介绍老伴李启瑞的书法作品“永远不忘挖井人”。 屈晓军摄

曾3次递交过入党申请书

去年这一次,是李先质第4次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此前,她写过3次,都被驳回了,原因是父亲李楚英的历史遗留问题交代不清。

她第一次递交入党申请是1960年。1959年的9月,年仅23岁的她在桥驿农业中学任教,由于教学效果好,被评为长沙县的优秀教师,并出席了县里的表彰大会。第二年,她又代表学校出席了长沙市的先进代表大会。接踵而来的荣誉,给了她信心和动力,她鼓起勇气,第一次向党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学校以她父亲的历史遗留问题交代不够清楚为由,拒绝了她的入党请求。

1964年8月,她调到了望城坡小学任教,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更加努力工作,并第二次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支部书记找她谈了话,肯定了她个人的工作能力和成绩,但还是以她父亲的原因婉拒了她。第三次递交申请则是10年之后的1974年,这一次干脆没有人找她谈话了。

1985年,李先质调入长沙师范学校工作。同年,长沙市委组织部为李先质父亲平了反。1992年,李先质退休。

81岁实现入党夙愿

虽已退休,能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李先质的夙愿。尤其是近5年来,国家越来越富强,人民越来越幸福,李先质想入党的心愿也越来越强烈。

老伴李启瑞,是一名党龄超过60年的老党员。2016年,李启瑞知道她还想入党的心愿,鼓励她再写一份入党申请书,并愿意做她的入党介绍人。

2016年5月16日,李先质再次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还附上了老伴李启瑞的推荐信。学校经过认真研究,同意了她的申请,组织部的同志上门送书,让她以自学的形式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期间她写了心得体会10篇。今年6月,她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在得知自己光荣入党的一刻,李先质老人眼角湿润了。

今年7月,她向党组织上交了1万元特殊党费,并表示今后每年都要交1000元特殊党费。她说:“我80岁才入党,对党的贡献可能不会太多了,就用交特殊党费的形式来弥补一下吧。”

来源:湖南日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世纪审判”主角辛普森获得假释批准

当地时间20日,因持枪抢劫获刑33年入狱,正在内华达州监狱服刑的前著名美式足球明星OJ辛普森,得到假释委员会的批准,将于近期获释。辛普森在2007年因持枪威胁两名体育纪念品商人,索取自称被他们“窃取”的签名纪念品而被捕,目前已经服刑九年,刚刚度过了他的最低刑期。根据他在2013年的一次听证结果,他可以在最低刑期之后再度进行听证。20日当天,辛普森在监狱内通过摄像头对假释官陈述了自己在监狱中的良好表现,最终四名假释官一致认为他已经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批准了假释,他最早可以在今年10月1日出狱。辛普森的大女儿出席听证帮他进行了陈词,抢劫案的受害者之一弗罗芒也出席了听证,他对美国媒体表示,认为辛普森应该获得假释批准。

OJ辛普森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最优秀的美式足球运动员之一,被誉为历史最佳跑锋,并在退役后涉足娱乐圈,成为电影和广告明星。但是关于辛普森最著名的事件,则发生在1994年,辛普森被指控杀害他的前妻及其好友,轰动了全世界。经历了长达两年的公开审讯,最终因为证据不足而宣布无罪,更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甚至引发了美国社会种族问题经久不息的争论。辛普森被逮捕、接受审讯、被判无罪的整个过程全程通过电视媒体直播,被美国人称作“世纪审判”,连他的辩护律师团队都因此出名,他的无罪释放直到今日也存在着巨大的争议。而在2007年他因持枪抢劫获刑33年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如此罕见的重判存在着“杀妻案”带来的影响。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林昶佐妄言质问蒙藏关台湾什么事,台湾到底要特别“管理蒙藏”什么(图源:东森新闻云)

海外网8月19日 台当局行政部门17日通过人事行政总处函拟废止的“蒙藏委员会组织法”,部分业务由陆委会承接,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对此大表不满,认为只是“蒙藏委员会”没有被裁撤,只是被“藏起来”,并质问台湾到底要特别管理蒙藏什么。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消息,林昶佐脸书中表示,每年上亿预算的“蒙藏委员会”好不容易要裁撤了,与蒙古国的业务本来就由外事部门负责,文化交流的部分则回归文化部门,然而据报,陆委会竟要改组设置“港澳暨蒙藏处”、增设“蒙藏科”,原来“管理蒙藏”的单位竟然没消失?台湾到底要特别“管理蒙藏”什么,竟永远都要为蒙藏保留特别部门?

林昶佐说,“蒙藏委员会”的公务员结果竟只是换一间办公室,继续处理虚幻的蒙古、西藏事务?废了“蒙藏会”,却让本来就怪的陆委会变得更畸形?他反对在陆委会设立蒙藏处,海外藏人对于台当局设置蒙藏管理部门一直都有反弹声浪,他要再次呼吁当局重新考量。

同样针对蒙藏委员会被裁撤的议题,国民党在脸书中发言表示,民进党裁撤“蒙藏委员会”此一动作具有高度的政治意涵,绝非能以单纯的组织精简看待。“蒙藏委员会”相关人力、业务将并入文化部门、陆委会或是外事部门,其背后的政治意义就有非常大的不同。如果是并入陆委会,民进党尚且还视蒙藏事务为大陆事务中的一块;如果是并入文化部门甚至是外事部门,民进党则摆明了将淡化或切断蒙藏区域与台当局的连结。

据了解,“蒙藏委员会”源自于北洋政府的“内务部蒙藏事务处”, 1928年以后改隶于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辖下,并设置“蒙藏委员会”,是南京国民政府管理蒙藏事务的最高机构。国民政府时期,“蒙藏委员会”在维护国家主权和边疆民族稳定方面发挥了积极意义。

1949年,国民党政权撤离大陆之后,依旧设有“蒙藏委员会”,平常业务不多,仅余象征意义。陈水扁、马英九时期讨论台当局组织改造时,都曾有意裁撤“蒙藏委员会”,但因考虑其象征意义而未实行。

马英九主政时期,台湾立法机构通过所谓“行政院组织法”修正案,其中已无“蒙藏委员会”,如果再将《蒙藏委员会组织法》送请立法机构废止,“蒙藏委员会”就彻底“功成身退”,但7年来,《蒙藏委员会组织法》并未废止。

直到去年,蔡英文上任后拍板裁撤,但当时未表明如何处理后续业务。

但裁撤举动在岛内引发争议,被指是“去中国化”的又一动作。国民党“立委”蒋万安表示,“蒙藏委员会”有特殊政治意涵,是否需要存在可让立法机构讨论,但依照正常程序,应该先废止组织法,才成为不编预算的排除对象。蒋万安质疑此举恐“大开巧门”。

早前,据中国西藏网报道,全国台湾研究会研究部主任严峻表示,事实上,在陈水扁当政时,民进党当局就有意裁撤“蒙藏委员会”,将此作为其“去中国化”的一个重要步骤,但由于撤并后的机构和人员安置等种种原因一直未完成。这次蔡英文当局借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之名,再次启动裁撤“蒙藏委员会”,依然是想走“去中国化”的老路,这与其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立场是相联系的。

对于台湾当局裁撤所谓“蒙藏委员会”的问题。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我们对台湾方面的内部调整不做评论,但是坚决反对借内部调整为名去搞去中国化的“台独”分裂行径。(综编/海外网 侯兴川)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